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北京哪所医院治白癜风好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3 20:41:38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北京哪所医院治白癜风好,湖北白癜风是否遗传,瑞金白癜风医院,北京能不能治好白癜风,北京治疗白癜风的价格是多少钱,宜君白癜风医院,东海白癜风医院

  依我来看,兰州最美的一块地方莫过于滩尖子。世纪之交前后,那里有高大的槐树和桐树,槐树开花的时候,可以称得上花事盛大,半个天都被手掌大的花朵挤满了,虽然树木似乎老老的了,却依旧散发着一股陈酒般的醉人味道;木质的老房子依斜坡而建,众多的人家拥塞在树丛中,像一群鸟儿。透过树林,可以看到明镜般的小湖泊。有一条小路从这里可以通到黄河边,不能行车,最多两人并行,有自行车过来,需要打铃。我刚来兰州,去那里或回来的时候,往往我身边走着一个高大的人,说着和我一样的方言,不时朗笑,偶或惊飞树枝低处的几只麻雀,树梢的老喜鹊可不当回事儿,照常在另一个高度言说。它们的话语,有一个人懂得,这就是常住这里的作家赵燕翼先生。这些老树、逼仄的巷子、依坡而建的老房子、高大的桐树、繁杂的鸟语和走在身边的那个人,这些看似杂乱的声响混合而成一种味道,在兰州,这是我心中的故乡味道。

  1927年4月23日凌晨五时,地处祁连山地震带的古浪县发生里氏八级地震,将古浪上城夷为平地。1947年,赵燕翼先生的第一篇儿童文学作品《地震》,以儿童的视角描摹了这场灾难,在上海开明书店“忘不了的事”征文中获选并发表。这只憨实的文学燕子,从遥远的西北陇上一隅——古浪黄羊川黄泥岗的一家屋檐下起飞,从此振翼高飞,在中国文学界放声啁啾,形成了自己独家声响。

  我很小的时候就知道故乡有这么一个人物,他声名远播。1993年我出版了个人诗集,之后,县文化馆有人找我,说赵燕翼先生对我的诗很赞赏,鼓励我不要放弃。他在遥远的省城,我在家乡偏远的山村,他隔空传音,更坚定了我的文学初心。1999年,我“跳槽”来到兰州,沿着滩尖子那条泥泞的小路,见到了仰慕已久的赵燕翼先生。他的身高大约在一米八以上,谈不上壮实,皮肤干净清癯,眼神温和,笑意常挂脸庞。那时候,家乡的人都称他赵爷,我亦如是。我多次到他家里,他总是让老伴儿做上几个小菜,他喝红酒,我喝白酒,我们开始聊天。话题大多离不开家乡的人和事。只有一次,我向他谨慎请教写作“秘笈”,他说,前些天孙女儿写作文说写不好,问我怎么写,我在博客上给她写了一篇文章,你看看就懂了。是的,大家名家的创作谈无计其数,唯独他的这篇文章对我启示很大。2006年仲春时节,我的第一部长篇小说《沙尘暴中深呼吸》即将出版,我去找他,敲响那四十多平方米房子的门,没人应承。后来见到他,他说和老伴坐班车去了华藏寺,看望了一位女作者,她家庭贫困,写作勤奋,颇有天赋,似乎身体欠佳,他们是专门去探望她。我是去请他写序的,我想得“周全”,就专门拟了一个“序言”。孰料他接过序言,几乎没看,就说,你先放下,我看完小说就写。后来,他果然亲自写了序言,中肯而不高抬,自然流露着对我的奖掖和期待。

  多数的人都称道他的儿童文学成就,殊不知他的短篇小说《桑金兰错》确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屈指可数的经典之作。2010年《小说选刊》创刊三十周年暨出刊300期金刊出版,我一看,头条就是他的短篇小说《桑金兰错》,我的心颤抖起来。他的小说语言音节顿挫,韵味十足,读着读着,他那童真的情怀不禁会叫你笑出声;再读,我便泪眼蒙眬!

  2011年4月17日凌晨一点多,他的长子海谊哥忽然打来电话,说父亲很危险。我要过去,他说明早早点来即可。凌晨六点,他又打来电话,说,老爷子走了。我震惊,匆匆打车赶去,只见滩尖子文联家属院里凌乱不堪,纸幡高悬,花圈排布,来的人多是文化界的,官场的很少。他真的远走高飞了。我后悔没有见他最后一面,也许他会给我说些什么,我始终认为他必然会说那些话,正是我所想的。四周的天空没有了大树的遮蔽,院落里显得空洞寂寥。一帮文学圈的人都缺乏丧事经验,缺人张罗。我斗胆写了一副挽联,挂在灵堂左右:乳燕归巢常留金瓜银豆,巨翼高飞远赴心灵天堂。

  我在痛心之余感到恍惚,就在前一年,他还征询我,古浪县文化馆想要给我建个我的图书专柜,我有两幅黄胄的画,还有一些收藏的东西,都想捐给家乡去。你觉得呢?我说,您随心吧,这些事,您定的肯定有道理。当时,三个儿子、一个女儿日子都过得并不充裕。他说,儿孙自有儿孙福,靠我一辈子不可能,我总有走的时候,我想还是留给家乡,也是个念想。此后,他果然捐给了家乡。那可是价值几百万的东西啊!

  又想起我还在报社的一天,他气咻咻来到编辑部找我,开门就说,你也知道,我们家周围那一片大槐树,还有桐树,都长了好几十年上百年了,现在开发商说砍就砍,昨夜砍了好几棵,我出去阻拦也拦不住,好不容易前人种树,后人也没办法乘凉了!连鹰雀老鸹都没处安家了。请你们媒体好好呼吁一下。此后,记者专门采访报道了此事,结果还是泥牛入海。他就是这样的秉性,打抱不平,仗义执言,因此在1993年当选为全国政协委员。这正是西北汉子的性格,也正是他真性情真追求的确证。

  赵爷还特别喜欢孩子。2006年,我带着十岁的女儿去他家,墙上正挂着他创作的一幅国画,画面上是慈祥的骆驼引颈昂首,身后有卷着尾巴的狗儿欢蹦。小女儿说,老太爷,这画好!我要!女儿的话把我吓了一跳,他都八十岁的人了,这如何是好。他朗声笑了,说:“娃娃喜欢,我给画一幅。现在画起来慢得很,手抖得厉害。”此后,我便淡忘了这事。一个月后的一天,他打来电话,说有事,要我去他家。我匆匆赶去,进门才知道他给女儿的画画好了,还请人装裱在了画框中,让我给孩子带回去。眼下,那幅画就在女儿的卧室里,那风中颤动的小花朵,那匹引着长颈歌唱的骆驼,那驼后欢蹦吠叫的狗儿,以及远处的苍凉落日和烽火台……看着看着,我眼前模模糊糊显影出他慈祥的脸和锐透的目光。

  睹物思人,在毫不相关的异地他乡亦甚。2016年我游览黄鹤楼,在三楼的展览厅题词部分,突然发现了赵燕翼三个字,我的心紧紧收缩,在这个时空,他似乎复活了,我看到他满脸微笑,遥望长江东逝水!斯人已乘黄鹤去,此地空余黄鹤楼。

  乳燕归巢六年整,何当垂天再归来。又是他的忌日了,是为怀想。

  文/汪泉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江西白癜风遗传吗